大成路片區待處理的印染污水。 環保執法人員說,儘管這樣的印染廢水經過企業自處理,看起來清亮,但大量排入江河將會顯出黑色。
  高明荷城多部門聯合檢查紡織印染 每日萬餘噸待處理廢水蓄在電排站 蓄滿直排滄江河
  文、圖/記者楊博
  昨日,記者跟隨高明荷城環保部門等多部門聯合檢查組,到滄江河流域範圍的大成路片區紡織印染企業執法。現場採訪中,記者發現,多年前存在的大茶電排站向滄江河直排“印染廢水”的問題依然沒有解決。而最新數據顯示,每天從大成路片區10家印染企業中流出的三四成待處理廢水,總計萬餘噸都蓄積在大茶電排站污水池中,留待雨天或夜晚直接排向滄江河。
  事件:廢水處理不完直排滄江河
  昨日,記者在執法現場瞭解到,荷城街道大成路片區現有的10家紡織印染企業日均排放廢水量為3萬至3.5萬噸,而為這些企業處理廢水的高明第三污水處理廠自2009年建成後,日均處理廢水的設計能力為3萬噸,由於其“氧化溝工藝”在處理工業廢水方面存在缺陷,實際處理能力則僅為2.1萬噸,致使紡織印染企業每天的排廢量和污水處理廠處理能力之間形成了較大的差距。而事實上,大成路片區自2003年引入紡織印染企業以來,已經從最初的12家減少到了10家。多家紡織印染企業向記者表示,訂單減少,產量已大不如前。然而,高明第三污水處理廠的處理能力還是跟不上。
  “這些企業每天大約有0.9萬至1.4萬噸廢水由於無法處理,而迴流到了大茶電排站。”荷城環保部門有關負責人證實說,由於高明第三污水處理廠處理能力不足,這部分“印染廢水”在大茶電排站蓄滿後,被直接排到了滄江河中。
  按照高明環保部門的要求,大成路紡織印染企業的廢水要先經過企業自處理至達到國標(僅以化學需氧量來衡量,國標為100mg/l),但與滄江河的三類水水質標準(化學需氧量標準為20至30mg/l)仍有相當差距。
  走訪:電排站專挑夜間雨天直排
  昨日中午,記者驅車來到位於高明三洲舊橋附近,從滄江河大堤上俯視大茶電排站一側,見到該站一處數畝大的蓄水池裡裝滿了漆黑如墨且散髮著臭氣的廢水。緊鄰蓄水池居住了十多年的居民告訴記者,這個“臭水塘”已存在多年,到了雨天和夜晚就會打開閘門,排向大堤另一側的滄江河。
  隨後,記者輾轉連線該電排站管理部門荷城水利所有關負責人。該負責人在電話中證實,的確有不定時向滄江河在夜間和雨天“錯峰排放”,而其收集的污水包括河江開發區超過兩萬人的生活污水和大成路紡織印染企業的“印染廢水”,統統沒有經過處理。“知道(排放的)水質不達標,但處理污水和檢測污水是環保部門的事,(污)水滿了,就想辦法排出去,不能影響生產生活。”該負責人表示,由於多年蓄積污水,池內到底水深多少已不清楚,總之當顯示水深超過1.5米時就要排放。而如果不排放,就會對河江開發區形成倒灌。
  記者從高明區水利部門瞭解到,大茶電排站建於上世紀六十年代,原本的功能是排內澇,但由於高明第三污水處理廠水處理能力不足,造成大茶電排站成了儲存印染廢水的地方。但當記者問及該電排站的蓄水量到底有多少、如何安排排放等問題,高明區水利部門及荷城水利所均未給以準確答覆。
  疑問:電排站為何不連處理廠
  回應:有“專線”也解決不了問題
  據瞭解,早在2011年6月,時任高明區區長的唐棣邦到大茶電排站調研時,就提出了要建管網到第三污水處理廠。然而四年過去,大茶電排站排放印染廢水的老問題照舊。
  對此,高明區國土城建水務局有關負責人回應說,究竟是否要在第三污水處理廠和大茶電排站之間建設管網“專線”仍在研討之中。而如果第三污水處理廠的水處理能力不足,即使建了“專線”,仍然不能解決大茶電排站的排放問題。該負責人進一步提出,解決問題的思路有兩個,一個是第三污水處理廠改善工藝,進行二期擴容,另一個是控制印染企業用水量,進而控制其排污總量,所以打通管網“專線”並非必然選擇。
  飛鴻話齋
  母親河治污要多部門“協同作戰”
  今年7月10日,高明區政府專門針對荷城街道大成路片區10家紡織印染企業的整治工作下發方案,不再對該片區印染項目予以審批,並禁止使用落後生產設備,該方案牽頭成員均為區級政府部門常務副局長。
  令人遺憾的是,一個與大成路片區印染企業相關聯的大茶電排站排污問題,卻困擾高明區十多年而沒有得到妥善解決。
  環保問題需要多部分協商解決,如果只是水利部門或環保部門單向思維來解決大茶電排站排廢問題,那就會出現究竟是選擇減排降耗,還是選擇擴大治污產能的兩難問題。
  然而,環保問題始終涉及一方水土和一方人,不是哪個部門單打獨鬥能夠徹底解決的。  (原標題:滄江河:廢水仲要飲幾耐?)
創作者介紹

巴士阿叔

nlqpylbmh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